智障安

想要会画肌肉男

最近很低产
虽然还是和上次一样摸了茸茸但是画得连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了😭
仗助还是军训听讲座的时候偷偷画的
接下来几天假期希望自己好好画画(。

很久之前的鱼
好想军训快点完😭好想动笔乱涂涂

最近的摸鱼 画风突变系列
刚刚入jojo坑👼西乔真好吃

安利一波曦君
求各位太太来绝情谷围观欢喜冤家(不是

前段时间大半夜画画的成果
假装主要是烛嘿西(你

【裘龙】玫瑰与鱼,我与你

莲子不能吃:

*时间线是白龙在裘裘老家找到裘裘,两人在村中住的一段时间
*人设部分捏造
*裘龙是大家的,ooc是我的
*由出轨记发散的脑洞
*禁止转载,希望有裘龙组织收留我😂


从贝利阿尔迷宫开始,或者更早之前算起,裘达尔和白龙已经交往了十余年之久,时间的飞逝几乎没有消磨掉哪怕一点点,他们性子里的别扭。


白龙找到裘达尔的时候,只有一种尴尬的气氛弥漫向四周,预料中的粘嗒嗒的恋爱相思味道却一点也没有。
[大概是几年未见的缘故吧。]
实在不愿多想。这几年一人独自走过的艰苦寂寞让他有些累了,再者,本就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,犯不着津津计较。
[你在自我安慰什么啊。]
[吵死了,赛共]


不知是否因夏夜过于燥热,白龙在床上辗转反侧至半夜。终是忍不住起身、推门,早就装满的月光迎面朝他倾注下来,清幽的朦胧配上略深的一抹蓝色正好。
连蛙鸣都逐渐平息的深夜,庭院走廊边传来一声叹息。


不在意,不计较不过只是转移注意力的借口罢了。
他虽确实是不愿什么都挑明的人,但这么多年所积累的情绪已经快要把他击垮了。他有几万句‘我想你了。’真正对视时,话到嘴边又化成了简单的‘回来了?’平平淡淡。
可天都知道他有多想他。
裘达尔却像是丝毫不在意,只简单地答上一句‘嗯。’
相见已有一周多,前后加起来交流却不超过二十句,比之前任何一刻都要少。老是捉弄白龙的裘达尔很早就跑去别处,有时一整天都见不上面。由于地形不熟,白龙也只能一切往心里倒。傻子都能看出来的‘躲猫猫’游戏。


[他大概在生气吧。]
裘达尔身为magi,一眼就能知道他的rufu已经改变了。好像突然放弃了什么,白龙分明看到那双日夜思念的双眸中,有什么淡淡的晕染开来。


白龙来回踱步数次,最终还是走到了裘达尔门前。在指关节碰到木门的一刻,抬起几次的手又垂了下来。已经半夜了,何况裘达尔有起床气他是一直知道的。
强行忽视掉对方窗缝里漏出的些许暖光,白龙掉头快步走回自己房间。


[噗。]
为了不被发现,裘达尔感觉自己用了毕生的力气憋住了笑。
本来因强撑睡意变得无精打采的辫子末梢,在听到门外踱步声时又翘了起来。手中的动作又快了起来,红红绿绿的东西洒了一地。
无关magi能力。
那么多年的爱人,即使分别许久,即使只是轻微的声响,马上也能分辨出。


已经好几夜没有睡好了。白龙把水拍在脸上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,然后顺利地堵住了裘达尔。
“去哪里?”
“无可奉告。”
裘达尔略压低了声音,这种话他由说出来实在是太奇怪了点。
白龙也没有硬要拦住他,在裘达尔走远了些的时候悄悄跟了上去。他的神官在干一些事情的时候,神经总是迟钝的不行。


裘达尔在和某个村民样子的人交谈些什么,太远实在听不清,视力也有限,只看见谈话末了裘达尔掏出了一支玫瑰花递给那女子。这下白龙视力倒是好了起来,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去了刺的玫瑰。
疑惑与类似生气的情感充斥了大脑,连脸都变得红扑扑的。


[这叫什么,这叫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是负数。]
[……你会被打的。]
赛共在很远的地方和贝利阿尔看着热闹,嘲讽白龙丝毫没有想到用魔法。


等白龙回过神来,裘达尔早不见了。心里有千万种情感杂糅在一起,可以说是十分的难以言喻了。
接下来的白天里,就连午饭的时候白龙都没再见到裘达尔。


“我们谈谈吧。”
吃过晚饭,像早上一样,白龙挡在了裘达尔面前。
“谈什么啊,我还有很多事。”
裘达尔别过头,刻意不去看对方。他拙劣的演技在平时可能早就被戳穿了,但现在却不一样。
“那个女人是谁。”
“怎么啦,你吃醋啦。”
要不是白龙眼神快杀人了,他可能已经爆笑出声了。
“滚。”
“你也太小心眼了。”裘达尔笑嘻嘻的。
白龙也不躲闪,瞪着眼前人,一时语塞。那个人,有些地方还是没有变的。比如,无限的惹恼自己之后那一副欠扁的笑容。裘达尔也看着白龙,白龙长高了,可自己还是比他高,一厘米也算。不过,那个人,有些地方还是没有变的。比如,自己欺负他时,他意识不到的涨红的脸颊。


“去散步吧。”
终于打破了沉默,但很快就被拒绝。
“你再不运动,腹肌就会九九归一了!”
“我、我天天都在运动!”
裘达尔早已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死死的抱住了门边的柱子,白龙也毫不客气地拉扯着对方的裤边。
“裤子!裤子要烂了!”
'刺啦——'
这家伙绝对是蓄意报复!
趁白龙笑的开心,裘达尔朝房间小跑去,时间不多了,再不抓紧一点就来不及了。


又是一夜辗转反侧,又是一地花花绿绿。


白龙酒量和酒品向来都差的要死,所以一般也没有人劝他喝酒。
“裘达尔……”
白龙趴在桌子上,一下拉住了刚从外面回来的裘达尔,直直的盯了好一会儿,裘达尔感觉汗毛都要竖起来了。就算是他,也不想去招惹喝醉的白龙。
“嗝。”
裘达尔舒了一口气,结果下一秒白龙就毫不意外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其实白龙很久没有哭过了,自从裘达尔消失,到现在也就只有和阿里巴巴相逢时哭过一次。
裘达尔倒也不是没见过白龙哭,小时候他还经常充当罪魁祸首。但时隔这么多年,又不确定原因,一时间他确实有些手足无措了。
白龙倒也没有拽过裘达尔,但就是死死的抓住对方的手腕不放手,好像一放开,马上他深深爱着的人就会离他而去。
视野很快就模糊,但眼中倒影又那么清晰。
然后白龙突然停了下来,半张着嘴,又像之前那样魔怔似的瞪着眼。裘达尔有了刚才的经验,当然知道这是因为白龙打不出来嗝。然后他也爆发出了一阵爆笑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样子好蠢啊哈哈哈哈。”
白龙气不过,又说不出话,过了一会儿,嗝没打出来,又开始哭了。
一个人哭一个人笑,那场面,诡异极了。
裘达尔笑够了之后,白龙还在一抽一抽的。眼眶红红的,耳尖也红红的。
“……是不是因为rufu……”
本来声音就小,含糊不清的,说到一半又哭了出来,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。但裘达尔当然知道白龙在担心什么。
要说完全不介意是不可能的,但又能怎么样。他从来对任何人与事都没心没肺的,但在漫长的飞过大陆过程中,他也曾想过如果没有让白龙堕转就好了。等到真的发生了,心里还是有着不甘。
裘达尔还在发神,白龙突然用力把对方扯到自己面前,转身,一下就埋在对方怀里。抽泣两下又放开来,一把拉过裘达尔衣领。
“玫瑰…玫瑰味道……”
白龙猛的抬头,嗡嗡的大脑里播放着白天看到的画面,眉毛皱着,微微鼓起的脸颊上还挂着泪痕。
“胡说什么啊!快放开我,你这个酒鬼!”
裘达尔开始胡乱抓着白龙的头发,醉酒现场的混乱场面就像他们第一次约酒那样。
“说我是酒鬼,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!”
白龙这次倒是吐词清晰了,侧身抓起桌上的酒壶就要来灌裘达尔。庆幸的是他刚站起来,就重心不稳的晃了起来,本来就没剩多少的酒全给晃没了。最后还是一头栽在了对方怀中,还不死心的呜咽几句才皱着眉头睡过去,几年未剪过的发丝也一并落入裘达尔怀抱。
“……”
如果可以的话,裘达尔立刻就想把这个不明生物丢在地上,但考虑到未来的愉快生活,还是强行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“玫瑰有这么香吗?”


[看见没,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也不高。]
[无法反驳。]
赛共和贝利阿尔在屋檐上,看着裘达尔一点也没有犹豫要不要用传送魔法,而是直接扛着白龙朝房间里走去。


第二天白龙醒来时裘达尔已经出去了。他已经快放弃思考了,在床上呆坐了好久,最后还是屈服于发疼的脑仁。
厨房里的食材可以说很全了,但就是分布很散乱,找起来颇费时。
在好不容易找到醒酒汤食材时,白龙还找到了一张看起来像是菜谱的东西。被压在酱油瓶下,纸倒是平整干净,就是上面的字歪歪扭扭的,一看就是出自某人。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糖醋鱼的菜谱。
[他还记得?]
白龙看了看又放回了原处。


今天中午裘达尔就回来了,虽然被太阳晒过了,发丝上还是挂着些许水珠。白龙倒是看惯了裘达尔这幅狼狈模样,但还是忍不住笑意。
之前有好几次裘达尔都扬言要做糖醋鱼,并且说了好几遍只是因为想做,而不是因为白龙最喜欢糖醋鱼。但每次都终止在抓鱼的时候。裘达尔先学着红霸的样子,结果弄了一身水,鱼还溜走了。后来又开始乱用魔法,差点就毁灭了小溪。
不过这次好像成功了,他看着裘达尔小心翼翼的把鱼放进桶里。
“这条鱼为什么不动。”
白龙怀疑这是一条假鱼。
“我把他电死了。”
裘达尔话里是满满的理所当然与自豪。
“……”
所以最后还是用的非正常办法。


过了半刻钟,饭菜已经凉了大半,白龙实在无法直视与死鱼作斗争的裘达尔,干脆换个位置背对着他吃起饭来。
“放弃吧,连饭都不会煮,还做鱼。”
“你管我,又不是给你吃。”
然后裘达尔趁其不注意,把还挂水的鱼往白龙脸上拍了拍。
然后好好的吃饭时间就在追跑与大笑中消逝了。


裘达尔下午也没有出门,不知道是不是太热的缘故。白龙把碗筷收拾好回到厅堂时,裘达尔已经趴着睡着了,就像那只被电死的鱼。
“……回去睡。”
白龙毫不犹豫的打向裘达尔,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,最后只能自己去拿一件薄毯给爱人披上。
夕阳正好,一切都暖暖的。
多想就这样,过完下半生。
那是之前白龙幻想过的,现在却小心的不了,完全没有时间想这些。之前的一切欢喜奋斗就像泡影。
曾经坚持不懈老是试图接触自己的裘达尔,是什么样的心情呢。
[如果厚脸皮一些,或许好些吧。]
三年啊……
突然的委屈难过就涌上来了,要是就这样结束了。那就真的结束了吧。
裘达尔早就醒了,感受到旁边人一直没转移的目光,额头上都挂了一串冷汗。
[为什么每天担心一些无关紧要的啊!]


后来?
后来裘达尔终于受不了闷热然后想起了他会魔法这回事,用催眠魔法让对方睡着。他直起身的一瞬间,肩膀上传来了应有的重量。裘达尔微微偏头就能看见熟睡的白龙,胸口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着,因炎热敞开些许的衣领下试图掩盖烧痕。眉间舒展开来,并不宽广的肩背所承担的重负终于放下了。
在离开的不知道多少个岁月,他又像之前一样在他肩头熟睡,任由繁星缀满天空,任由世间无止境纷争。
在离开的不知道多少个岁月,他又像之前一样偷吻身旁睡去的爱人。
在离开的不知道多少个岁月,黑白rufu像那个雨夜一样,混杂在寒村天空缠绵。


白龙醒来时已经中午了,他很少睡得这么安稳了,之前因裘达尔回不来辗转,现在又因裘达尔怪诞冷漠的行为辗转。
还没扎好头发,煌帝国的信息传送魔法就先行一步了。那头的红玉红明和阿里巴巴一行已经见面了,虽然已经成为皇帝,红玉在和朋友一起时还是一如既往,这让大家都很高兴。白龙也笑着问他的皇姐有何事,那头的红玉等人却笑的有些暧昧了,说是坏笑也不为过。
“白龙!祝你幸福啊!”
“阿里巴巴君应该是我先说吧!”
“都一样啦。”
然后魔法就终止了,只留下还挂着笑的白龙站在原地,不明所以。想了想,干脆把没梳好的头发一扯,任由过肩的发丝垂下,然后就朝裘达尔房间走去。
刚走到走廊的一半,红炎的信息就来了,红霸的脸就占了三分之二。
“白龙!祝你幸福啊!”
“嗯,记得办喜酒。”
连红炎都开了一把玩笑。
“……”


后来辛巴德等人又陆陆续续的发来信息,大概就是祝他幸福一类的。
[搞得和结婚一样……]
都到这个地步了,哪里去找幸福。


过了好久白龙才带着满腹疑问,走完不长的走廊,推开裘达尔房门。房间里有着浓郁的玫瑰花味,地上还有着没有打扫的玫瑰花枝。
怪不得之前不让我打扫。
是去告白了吗,那天看到的女孩子。
“呼……”
白龙深呼一口气。
二十多岁的人了,一碰到那个人的事,眼泪又在眼眶里打死转转。好像时光又回到了那个下午。
他用全身力气召出的藤条,最后也只拉住一方虚无。他不甘心,和那个时候一样不甘心。
不知是不是因为突然睡了太久,大脑也昏沉起来,打转的眼泪也全部落回了腹中。这辈子的愿望,大概都太奢侈,所以一个也不曾真正实现。


白龙也无心去找裘达尔,一下午浑浑噩噩的扯着院里的植物。


[啧啧啧。]
[……]
赛共充分表达了植物的唏嘘。


午饭早就错过了,晚饭还是要吃的。揉了揉发麻的腿,白龙朝厨房走去,可是厅堂似乎已经传来了摆碗筷的声音。
“没想到裘达尔那家伙那么讨女孩子欢心……”
白龙有些冲动赌气的一把推开门,却没有女孩,碗筷两人份,没有菜,只有一盘还算样子的糖醋鱼。他走到桌前才回过神来,立马转身就想离开这个他以为的告白现场。
[什么祝我幸福……]
腹语都没想完,一转头,一大束玫瑰就簇拥而上,占据了视野。


愣了好久,白龙才伸手接住。偏头,对上了裘达尔得逞的笑容。之前已经吞进肚子里的眼泪,啪嗒啪嗒就落在了花堆里。半张着嘴,想说些什么,半天发出的也只有抽抽噎噎。
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
“我爱你。”



后续①
“所以那个女孩是谁。”
“啊……”裘达尔表情微妙,一脸不想说话“就是,我不是不会做糖醋鱼吗……”
“……”
后续②
玫瑰由赛共友情赞助。









他们真好啊|・ω・`)